首页 热点 资讯 行业 财经 国内 商业 生活 快讯

星汉灿烂 若出其里

企业 来源:理论网      时间:2020-09-30 09:25:38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钟南山的家国情怀

钟南山兄妹与父母合影

钟惟德在乡下免费为病人看病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深厚家国情结的民族,家国情怀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宝贵的文化基因和精神资源。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家国情怀。他强调:“没有国家繁荣发展,就没有家庭幸福美满。同样,没有千千万万家庭幸福美满,就没有国家繁荣发展。我们要在全社会大力弘扬家国情怀,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精神,提倡爱家爱国相统一,让每个人、每个家庭都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作出贡献。”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家庭之中。我们要重视家庭文明建设,努力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成为人们梦想起航的地方。钟南山院士的梦想正是从他的家庭起航的。

梦想起航的地方

钟南山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父亲钟世藩是著名儿科专家,曾任广州中央医院院长,世界卫生组织医学顾问。母亲廖月琴是广东省肿瘤医院的创始人之一。1901年,钟世藩出生于厦门。9岁那年,他被带到上海,一边做工,一边刻苦学习,终于考上北京协和医学院。1930年,钟世藩从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后,又去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留学,拿到了医学博士学位,是当时中国少有的医学博士之一。抗战胜利之后,钟世藩出任广州中央医院院长。1953年,院系调整后,钟世藩调任广州中山医学院儿科主任。钟世藩对钟南山说:“所谓医者本分,就是治病救人。”而钟南山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想来想去,只不过还是个医生。20世纪70年代,广州市图书馆,多了一位白发老人,他每天最早到达,最晚离开,这个人就是钟世藩。他天天在这里查资料、做笔记。钟世藩看到中国广大基层医院很难用到先进仪器,儿科门诊还停留在原始的症状、体征问诊上,所以就想写一本书,把这辈子积攒下的经验留下来,给大家提供一些参考。当时,钟世藩的视力已经不行了,他两眼有复视,看东西重影,所以只能用手捂着一只眼睛写,累了就再换另一只。后来视力实在不行了,他就把整个脸贴在桌面上。钟南山见父亲如此辛苦,非常心疼地说:“爸,你不要写了吧!”钟世藩有点生气,回答说:“不写干什么?等死吗?”然后,他对钟南山说了一句:“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能留下点什么东西,那他才算没有白活。”已经不惑之年的钟南山听到这句话,深受震动,从此,这句话也成了他的追求。

在一个中国人的文化意识里,家庭所占的位置非常重要。中国传统文化提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几千年来,中华文明是以家庭为依托,以代代相传的方式传承下来的。钟南山教导自己的子女:第一要永远有执着的追求;第二办事要严谨,要实在。看事情,或者作研究,要有事实根据,不轻易下结论,要相信自己的观察。钟南山一生记住的是父亲对他的期待——一个人对社会要有所贡献,不能白活。这句话成了他们家庭的信仰。钟惟德,钟南山之子。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得过中国泌尿外科最高荣誉“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奖”;哈佛大学医学院麻省总医院第一位外籍教授。钟南山说:“在处理与病人的关系上,钟惟德做的比我还好。”家风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不断传承下来的一种风气。家风是一点点累积,一代一代传承来的,不可能一蹴而就。每一代人都尽力参与,才能使一个家庭有良好的风气。钟家的好家风就是这样炼成的!

家国情怀代代传

2020年9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科学家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专门讲到科学家精神:“新中国成立以来,广大科技工作者在祖国大地上树立起一座座科技创新的丰碑,也铸就了独特的精神气质。”习近平总书记重点强调了爱国精神和创新精神。科学无国界,科学家有祖国。韩启德院士曾经讲过,尽管每一代科学家承担的任务不同、特点不同,但都彰显着中国科学家特殊的精神内涵。正如《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中,对中国科学家精神的概括:“胸怀祖国、服务人民的爱国精神;勇攀高峰、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追求真理、严谨治学的求实精神;淡泊名利、潜心研究的奉献精神;集智攻关、团结协作的协同精神;甘为人梯、奖掖后学的育人精神。”这不仅是中国科学家的精神,也包含了代表人类先进文明的科学精神和科学家精神。中国的科学家在六个方面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最突出的还是“家国情怀”。把国家和个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自然地融合在科学家的精神中、流淌在血液里。这样的家国情怀,在各个历史时期,表现出中国科学家的风骨和境界。

朱光潜先生讲:“匹夫不可夺其志”的“志”,这个“志”有两个主要的东西,第一个是爱国。这是第一位的东西。为了爱国,别的事情都可以放下。第二个是学术,学者要有知识,有学识。开创一个学科或一个学科的局面。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时任国民党政府“内政部卫生司司长”的王祖祥来到钟世藩家里,他想让钟世藩携全家及广州中央医院的13万美元财产,连夜撤往台湾。当时广州的情况十分危急,但是钟世藩一口回绝了王祖祥,他坚定地表示:“我是中国人,就得待在这里,而不是离开。”广州解放后,钟世藩将医院所有财物上交给了当时的管委会。现在,广东省人民医院档案室里,还保存着一份已经发黄的档案——《1950年中央医院财产移交清册》。这本移交清册一共有410页,从医疗仪器到药品,从一本书到一分钱,都清清楚楚、分毫不差。1979年钟南山启程赴英国爱丁堡大学留学两年,他取得了六项重要成果,完成了七篇学术论文。1981年,他的导师弗里兰教授致信中国驻英大使馆:“在我的学术生涯中,曾经与许多国家的学者合作过,但我坦率地说,从未遇见一个学者,像钟(南山)医生这样勤奋,合作得这样好,这样卓有成效。”

钟世藩表扬钟南山:“你用行动让外国人明白了:中国人并非一无是处。”这是父亲第一次表扬钟南山。钟南山的留学生活结束时,校方专门派人劝说钟南山,请他留校工作。钟南山说:“是祖国送我来的,祖国正需要我,我的事业在中国。”

钟南山在今年9月1日“开学第一课”中讲到:“敬畏生命”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堂课教给大家最重要的事情,我们跟有些国家很大的一个区别,就是命最重要!人的生命是第一宝贵的,人的命是最重要的人权!在武汉封城第8天,记者采访钟南山,提及武汉时,钟南山一度哽咽:“潜伏期过去了,发病的及时治疗,没发病也就没病,所以不会因春运返程出现大传染。”“大家全国帮忙,武汉是能够过关的。武汉本来就是一座很英雄的城市。”说到这里,他的眼里泛有泪花。2020年9月8日,钟南山再度哽咽说出“什么都压不倒中国人”,占据微博热搜第一。回忆武汉战疫最艰难的时刻,钟南山说:“我在武汉的学生曾发来信息,小区居民们唱着国歌,高喊‘武汉加油’。”说着说着,钟南山红了眼眶。“这就是中华民族,这就是中国人,什么都压不倒!”每当中华民族到了危难时刻,都有人弘扬这种精卫填海精神。如陶渊明写的:“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这是了不起的!

顶天立地钟医生

习近平总书记说:“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2016年,钟南山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对习近平总书记这段话非常认同,我是搞医疗的,在进行诊断、预防上得让老百姓得益。”钟南山反复对同事说:医者要“顶天立地”——“顶天”就是要把目光瞄向全世界;“立地”,就是接地气,让老百姓看得起病,用得起药,把治疗效果良好而且安全作为评判医者的标准。

钟世藩是中山医院的一级教授。现在中山医院的老教授,很多都是他的学生。中山医院老教授开的处方里,低于10元的有8万多张。他们看病有一个习惯,能够吃药就不要打针,能够打针就不要输液,能够用便宜药就不要用贵药。这样的看病习惯,来自于钟世藩的教导。有学生曾问:“老师,什么是医德?”钟世藩回答:“用药简单有效价廉安全,就是医德。”钟世藩从医,用药一直遵循“简单有效、价廉安全”的原则。有一次,他给病人开药方。病人一看,只有一分钱的药,便责怪钟世藩:“怎么开这么少?”钟世藩笑着大声回答:“够了!”

2009年1月24日,全球一流医学杂志《柳叶刀》公布了三篇2008年度最优秀论文,其中由钟南山领衔完成的一篇得票最高。这是中国学术界首次获此成就。这篇论文介绍了一种祛痰药物,该药可显著减少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急性发作,而且价格低廉。《柳叶刀》杂志主编亲自致函时任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钟南山院士的发现,可以大大减轻普通患者的医疗负担。钟南山每周出诊一次,每次一下午。有一次他出完诊,一个同事在电梯间对他讲:您坐诊期间就上了一次厕所。他说:不敢多喝水,多喝水就不行。他其实是为了把更多的时间留给病人。

在城市优越的环境中成长起来,刚做医生的钟惟德并不了解穷人的疾苦。一次,钟惟德下乡到广州炭步镇,发现当地较为贫困。很多农民拿了钟惟德的处方,却没钱买药。而处方里光一种药就要几十元,按处方拿药,农民一个月至少要花上百元。钟惟德跟父亲钟南山讨论起这个问题。钟南山建议:不要找太高深的课题,而要找到一种办法,把你专业里很常见的疾病的治疗费用,降到非常低的水平,把这个事情做好,对老百姓就会有很大的好处。很快,钟惟德就开展了一项名为“前列腺增生症药物治疗疗效成本分析的研究”。后来钟惟德在这项研究上取得了很大的突破,使每个病人每周近百元的药费降低到10元以下。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钟世藩带着一家老小西迁贵阳。钟南山在贵州生活了8年,对贵州感情至深。2016年,数百名专家组成援黔专家团,钟南山任团长。钟南山还亲任贵州医科大学名誉校长。2017年,钟惟德所在的广州杰青泌尿外科肿瘤学组与贵州省德江县人民医院签订对口帮扶合作协议。短短时间内,钟惟德先后开展专题讲课20余次,教学查房、疑难病例讨论、手术示教100余次。

钟家一家三代人都是顶天立地的医生!

敢医敢言的国士

《人民日报》曾这样评价钟南山:84岁的钟南山,有院士的专业,有战士的勇猛,更有国士的担当!“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这是陈寅恪先生在王国维先生投水自沉后两周年写的纪念碑铭中的一句话。“士之读书治学”,士就是要追求真理,有担当精神。国家有难,能够挽狂澜于既倒。

2003年,清明节,钟南山站在钟世藩墓前:“父亲,我要说出真相吗?”钟南山知道,如果换作是父亲,他一定会说出真相。“真药救人,真话救世。真话和真药一样重要。”真药加上真话,中国才能度过这一劫。2003年4月10日,在中外记者云集的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选择了说出真话:“什么叫现在已经控制?根本就没有控制!”

钟惟德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过:在“非典”的时候,很多声音质疑他。但他在给祖父扫墓的时候,他就对我们说:我们要坚持真理,要讲真话,对得起病人。不是为了什么政绩和名利,而是要治好病人,用最有效的办法公之于众,这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

钟南山说:“人最可贵的是讲心里话,心里话不一定都是对的,你拿出来批判也没关系,但是能够启发大家思考,就达到目的了。任何一个群体,或者单位、家庭,如果都能够讲真话,一定会是和谐的群体。当然,讲真话,要以事实为依据。”

2016年,钟南山80岁生日当天,收到了一份礼物,是一幅书法,上面四个大字:敢医敢言。钟南山把它挂在了办公室最醒目的位置上。讲真话、实事求是的处事原则,全然离不开父亲钟世藩对他的教育。钟南山说:“父亲很少说话,但他说话都是有证据的。”这种实事求是、敢医敢言的品质,在他担任社会职务时也同样得到了充分体现。他先后当选第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担任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在参政议政期间,他曾就大气污染、食品安全、医疗体制改革等问题提出众多建议。

不管是非典还是新冠肺炎,钟南山一直站在抗疫的第一线,敢医敢言。在抗击非典的过程中,钟南山的治疗方法开创性地使用了非侵入性通气技术;在新冠肺炎的抗疫战中,第一个提出“人传人”现象。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彭林教授在接受访谈时,被问到一个问题:钟南山被称为国士,是否合适?彭林教授回答:你看看老百姓的反应?现在钟南山说的话基本老百姓都是信的。这个人是有操守的,操就是拿,人家手上是有道德的,而且不是拿了两天就放下的。古之善为医者,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日本《东洋经济周刊》曾经评价钟南山,他是“中国可托付国运的硬汉医生”。

“对自己祖国的热爱,不仅出自血浓于水的感情,更源自对祖国深厚文化底蕴的理解和骄傲。”这是钟南山在一篇文章中说过的一句话。叶嘉莹先生曾经说过:你要传播中国文化,要先问问自己是不是真正地热爱中国文化,是不是知道中国文化美好的品格道德之所在,是不是让它们在你的身上表现出来。一句话,就是用你的言行、实践来传播中国文化,让外国人从你的行为、从你的身上,看到中国文化中美好的东西。钟南山身上最突出的两个特质就是对真理的追求和对祖国的热爱。对真理的追求,如“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追求真理,百折不挠;“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只要心中认为美好的东西,美好的德行,美好的理想,哪怕是九死也不后悔,这样一种九死不悔的精神,正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方面。

夜空中最亮的星

钟南山说:“治学严谨上,我受的是父亲的影响,但我对人的同情心是从妈妈那里学来的,我到现在还记得妈妈是怎么对待其他有困难的人的。”家风的“家”,是家庭的“家”,也是国家的“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家国两相依。无论有多么远大的理想都要从自身做起,从一个家庭做起。所以,家庭是一个人发展的基础。钟南山年轻时,父亲钟世藩对他说:“一个人,要在世界上留下一点东西,这辈子才算没有白活。”今年年过八十、名满天下的钟南山说:还没有达到父亲的要求。

我曾经看过一个街头采访,一位主持人问一个小区的保安:某某明星老了,你知道吗?保安回答:不知道。主持人又接着问:某某明星也老了,你知道吗?保安接着说:不知道。主持人一共问了三个明星的名字,保安都回答不知道。三个问题问过之后,保安主动说了两句话:钟南山老了,我知道;我父母老了,我知道。钟南山院士今年84岁了,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他的脚步已经有些踉跄,但是他的目光是坚定而执着的。在今年广州医科大学的毕业典礼上他对青年学生说了这样一番话:现在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是我还是有目标,一定要往前走,在关键的时刻,在生与死的时刻,在生命的面前,医生的良心是最重要的。

钟南山在接受共和国勋章时和习近平总书记握手第一句话就讲:我要“请战”。因为我们有愿望,希望把中国抗疫这个工作继续做下去,现在疫情防控只是第一阶段,还远远没有结束,而且我们要有思想准备大概得好几年,哪怕它消失也要好几年。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中讲道:“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内心无比坚定的人,心中有国、有家、有人民,才愿意牺牲自己,成为英雄!2020年9月8日晚间,从北京载誉而归的钟南山回到广州医科大学越秀校区,被师生们簇拥欢迎。回忆获颁共和国勋章的时刻,84岁的钟南山说:“走上红毯去领奖时,我就故意走得快一点,显示我还没老,还能干点事!”我看到这个情景,就觉得时间可能对钟南山来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他心中的信念丝毫未减,他仍然是那个在全国运动会上打破纪录的永不服输的追风少年!

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有一位职业学院的大学生,他看到钟南山院士这么大年龄都义无反顾去了武汉,就没有告诉妈妈克服重重困难偷偷地去武汉做了一名志愿者。他说:人家钟院士那么大年龄都去了,我去了之后能干点什么干点什么。“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钟南山是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但他也是一位触手可及的英雄。他是夜空中最闪亮的那颗星,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他放射出的光芒,每一个家庭都能从这个家庭受到一些启示,每一个人都能在钟南山院士身上学到一些什么。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