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喜迎19大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    数字报文章检索
放大 缩小 默认
与世界级难题“死磕到底”,成就杭州湾跨海大桥
一座桥催生一座现代化新城
去年杭州湾新区财政总收入居全省15个产业聚集区之首

世界级的杭州湾跨海大桥

    “我们即将迎来大桥经济、大桥时代,开工建设杭州湾跨海大桥,对全省经济和社会发展举足轻重。”早在2003年杭州湾跨海大桥建设之初,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视察大桥南岸桥址,就预见到未来的发展。

    林文体是杭州湾跨海大桥管理局总工程师,2003年参与建设,之后又成了大桥的管理者。他喜欢站在海上平台眺望,往北是嘉兴,往南是杭州湾新区——一座因桥而生、与桥共兴的新城。去年,新区财政总收入超过100亿元,居全省15个产业聚集区之首。今年9月,新区就实现了财政收入超100亿元的目标。□通讯员 赵春阳 冯微红 记者 王冬晓 摄影 记者 高远

    世界级跨海大桥 

    人类历史上没有先例

    困难多到无法想象

    杭州湾是世界三大强潮海湾,十多年前,在这样一片海域上架起一座跨海大桥,人类历史上没有先例,困难多到无法想象。2003年大桥开工前,冲着建设“一流大桥”,林文体从舟山来到宁波,加入到大桥建设指挥部。从此,他的命运就与大桥紧紧联系在一起。

    建桥难度有多大?杭州湾特定的地理位置和喇叭形构造,形成了特有的水文现象,潮差大、潮流急、冲刷深、滩涂宽等,一年有效作业天数不到180天,这些对施工安全、工程质量带来严重不利影响。

    怎么建?“一切从大桥出发,尊重科学,依靠专家,针对难题搞理念创新、科技创新、管理创新。”林文体说。比如,36公里长的大桥,有很长一段海底存在蜂窝状天然气,这种天然气没有开采价值,也无法收集利用,却把大桥工地变成了一片危机四伏的“雷区”,一不小心就会引发事故。大桥建设者们召开研讨会反复论证,最终采取了创新的“有控制放气法”,妥善解决了这一难题。

    “诸如此类的难题数以万计,很多都是世界级的,最终凭众多中国专家和施工方的百倍努力,才使这座大桥渐渐浮现于杭州湾海面。”时任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工程指挥部总指挥的王勇说。

    杭州湾跨海大桥

    成了中国跨海大桥“教科书”

    大桥2003年开建,2008年建成,大桥建设的1600多个日子里,倾注了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关怀。2014年,习近平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还专门提到了杭州湾跨海大桥:“我在浙江省工作了5年,亲历了全长36公里的杭州湾跨海大桥的修建。”

    “从开工前考察桥址到奠基时亲自按下启动按钮,从实地检查工程进展和安全,到顶着酷暑亲切慰问建设者,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曾6次亲临大桥考察,在大桥建设的关键时刻都作出重要指示,在大桥开通之际还专门发来贺信,牵挂之紧、关爱之切令人终生难忘。”回忆往昔,王勇历历在目。

    “一座大桥,250多项技术革新成果,形成了9大自主核心技术,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5项创新成果填补了世界建桥史的空白。”林文体的自豪是发自内心的,“杭州湾跨海大桥是我国桥梁从江河走向海洋的代表作。舟山跨海大桥、青岛海湾大桥、嘉绍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等纷纷来甬‘取经’,杭州湾跨海大桥成了中国跨海大桥的‘教科书’。”

    产业布局长三角 

    对这座大桥非常期待,慈溪民营企业家投资建桥

    一个星期至少要走三次杭州湾跨海大桥的陈龙海,每次经过大桥都会格外注意车流量。他是海通集团董事长,另一个身份是大桥的投资者之一。

    “投资大桥收益怎样?”金报记者抛出这个话题,陈龙海笑了笑,摆摆手,“我是上海知青,到慈溪插队,投资这座大桥更多的是责任和情结。”陈龙海说,宁波与上海一衣带水,上海有不少宁波老亲戚,从慈溪去上海走亲戚,还得从杭州绕,“所以这桥一定要造。”当时慈溪民间,尤其是民营企业家对这座大桥非常期待。立项之初,陈龙海不仅自己投资,还说服了不少慈溪民营企业家一起参与。正是因为有了陈龙海等民营企业家的加入,杭州湾跨海大桥成为当时中国民营资本参与的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

    2003年,也就是在大桥开建的那一年,陈龙海在上海开了分厂。“有了这座大桥,我的布局就更广阔了,我是做蔬菜加工的,从慈溪到宁波一小时,到上海一个半小时,到杭州两小时,全部在两小时交通圈内。”陈龙海说,因为有了这座大桥,他在建仓储物流中心时有了更多的选择,在产业转型中可以考虑做72小时甚至24小时的生鲜或餐饮外卖配送。

    催生现代化新城 

    一个绵延数里的千亿级产业群正在崛起

    杭州湾跨海大桥提前8个月建成通车,让陈龙海吃惊,不过,更让他吃惊的是,大桥还催生了一座现代化新城——杭州湾南岸353平方公里的土地,2009年以前还是一片芦苇荡,如今已是高楼林立,一个绵延数里的千亿级产业群正在崛起。

    宁波兴业盛泰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研发高弹、高强、高导的高性能铜合金板带材产品,也是最早进驻杭州湾新区的企业之一。陈国贤在兴业盛泰工作了十余年,是一名普通的叉车工人。前两年他刚在老家绵阳买了套房子,今年又买了车。“厂子搬过来十多年,工资每年增长8%—10%,身边很多工友都买了小汽车。”陈国贤说,他们夫妻两人一直在厂里打工,“刚搬过来的时候,后面都还是滩涂、芦苇荡,现在全是厂区。以前买东西要去很远的村子,如今世纪城那边很热闹,购物娱乐都很方便。”

    据了解,杭州湾新区去年启动滨海新城建设规划,在先行启动区块内,主要布局三产和2.5产业,以企业总部、研发中心、文化公园、商业综合体、高端住宅和文化娱乐设施为主。目前招商任务全部完成,未来的国际化新城雏形显现。

    沪甬合作桥头堡 

    两地优势资源在此叠加,产学研融合效益充分显现

    交通的便利促进了沪甬合作的深度和频度,杭州湾新区成为沪甬合作的“桥头堡”。上汽大众、复旦大学宁波研究院、绿地集团、仁济医院等一大批来自上海的重大项目在此扎根,沪甬两地优势资源在此叠加,产学研融合效益充分显现。

    “从行政区域来看,杭州湾新区属于交通末梢、边缘,但换个角度审视长三角地图,新区恰巧处在环杭州湾湾区的核心区。”杭州湾新区沪甬合作办主任张伟东说。他认为,新区就是要依托上海,加大对内对外开放力度,主动参与国家战略和长三角城市群分工合作,赢得更多更优的国内外先进要素,带动余慈地区、宁波北翼协同发展,更好地服务“名城名都”建设。

    今年8月,上海市政府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了“上海2040”城市规划,提出构建与苏州、无锡、南通、宁波、嘉兴、舟山等地区协同发展的上海大都市圈,形成90分钟交通出行圈。

    近日,来自宁波市交通发展暨铁路建设领导小组会议的消息,被列为“一号工程”的沪嘉甬铁路前期工作实质性启动,力争“十三五”期间开工。这条铁路连接嘉兴南至宁波,横跨杭州湾,将是沿海高速铁路大通道的一部分。随着交通“先行官”的启动,一个由上海、杭州、宁波、绍兴、嘉兴、舟山等六市为核心层的杭州湾大湾区正向我们走来。

放大 缩小 默认
  现代金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录或转载
   第A1版:头 版
   第A2版:喜迎19大
   第A3版:喜迎19大
   第A4版:喜迎19大
   第A5版:金评天下
   第A6版:特别关注
   第A7版:民生直通车
   第A8版:宁波新闻
   第A9版:广 告
   第A10版:理财
   第A11版:宁波新闻·现场
   第A12版:宁波新闻·财经
   第A13版:浙江新闻
   第A14版:天下新闻
   第A15版:文体新闻
   第A16版:文体新闻·体育
一座桥催生一座现代化新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