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金评天下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8月29日 星期五    数字报文章检索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和草原已经没了约定”

    1985年,1.13亿亩;1995年,6500万亩;2014年,3100万亩——近30年间,黑龙江省草原面积减少了2/3。(8月27日《人民日报》)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首《赋得古原草送别》传唱千古。时移世易,诗人笔下斩不死,除不绝,烧不尽的野草,忽然失去了以往顽强的生命力,成片地倒下,快速地消亡,纵使年年春风千呼万唤,亦难死而复生。不知若干年后,人们对着没有草的荒原吟唱白居易老先生的佳句,内心会是一番怎样的感受。

    岂止是在黑龙江,在东三省,在长城内外,在大江南北,草原的消亡速度都是令人惊悚的。在2008召开的世界草地与草原大会上,专家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中国90%的天然草原出现不同程度的退化,中国草原每年约减少150万公顷,且这种趋势还在持续。

    草原去哪了?它一没长腿,二没翅膀,不会凭空消失。导致草原面积大量减少,除了受全球变暖,气候干旱这些自然因素影响外,人类的活动“功不可没”,正是人类的贪婪,人类的索取无度,才让“野火烧不尽”的草,让“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在悲壮中死去,在萧瑟中残喘。

    从最常见的毁草开荒,向草原要粮,到屡禁不止的乱采滥挖,将草原当银行,再到过度放牧,让草原伤了又伤,不仅是塞外广袤无垠的大草原面积锐减,就连隐藏我家乡田间山头的那些草甸子如今也消失殆尽。记得儿时那些地方还是一汪碧绿,牛羊在那里吃草,我和小伙伴们在一旁嬉笑追逐,一度还有人还专门下来收购草籽,说拿去城里种草搞绿化,让我们小小赚了一笔。如今,这些地方都被人承包,在挖掘机,推土机的轰鸣声中,绿油油的草地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裸露的黄土,上面种满了果树、庄稼。

    相比被划上红线的耕地,相比很早就被纳入保护的森林,草原的地位是那么尴尬,虽然有《草原法》为依据,虽然知道草原对于环境的利害关系,但是正如一些基层草原管理部门反映的那样,监理体制不配套,造成草原监管出现盲点;执法人员不足,让保护草原显得力不从心。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开发力度的加大,草原保护面临的问题会越来越严峻。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相约去寻找共同的根。”歌词写得多好,如今草原的根正被一点点挖起、斩断,那可是我们共同的根啊。“我和草原已经没了约定”,如果再不引起足够的重视,草原危矣,环境危矣,到那时,纵然我们有再多的悔意,晚矣! 于静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现代金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录或转载
   第A1版:头版
   第A2版:金评天下
   第A3版:新闻追踪
   第A4版:特别关注
   第A5版:民生直通车
   第A6版:宁波新闻
   第A7版:宁波新闻
   第A8版:浙江新闻
   第A9版:广告
   第A10版:浙江新闻
   第A11版:天下国际
   第A12版:国内新闻
   第A13版:广告
   第A14版:国内新闻
   第A15版:广告
   第A16版:分类广告
   第A17版:副刊
   第A18版:财富新闻
   第A19版:楼市周刊
   第A20版:家居周刊
   第A21版:风尚周刊
   第A22版:文体新闻
   第A23版:文体新闻
   第A24版:文体新闻
“我和草原已经没了约定”
血浆站强迫学生卖血是否仅此一家?
告诉孩子世界的“另一面”
质监局的“生存论”怎么像“寄生虫论”
晨练也要抢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