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9版:都市/维权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9年11月19日 星期四    数字报文章检索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要修地铁了,范宅的这个“邻居”要拆迁了
百年老店寿全斋:何处是我新家
如果您有店铺出租,不妨告诉我们 要求:海曙区,面积300平米,租期10年
周一 郑振国

中山西路上的寿全斋药店面临拆迁

    创建于清朝乾隆十五年(公元1750年)的宁波老字号药店“寿全斋”,如今面临“无家可归”的尴尬局面。

    作为浙江省最古老的药店“寿全斋”,半年前因为轨道交通建设被纳入拆迁之列。半年过去了,将海曙区找了个遍的“寿全斋”,依旧没找到落脚点。究其原因,最主要是因为“寿全斋”的根在海曙区,所以新店址只能在该地区找。

    “你们还营业吗?”“你们的新店在哪里?”这是拆迁工程开始后,“寿全斋”店员面对顾客询问,最难以回答的两个问题。

    百年老字号“寿全斋”,能否完成继续落户海曙的心愿?记者 周一 见习记者 郑振国 文/摄

    九年三次搬迁 各有不同原因

    2000年,因为拆迁,寿全斋让出了位于中农信大厦的老址,搬到宁波最繁华中心地段开明街。在当时,寿全斋可谓风光无限——2000多平方米的营业面积;宁波最大的超市型药店;药品品种最齐全。

    但仅仅过了3年,许多大型平价药店纷纷抢滩宁波,使得以传统中药为经营特色的寿全斋,面临“四面楚歌”局面。苦苦支撑了一年后,寿全斋由于房租太高、利润下降等种种问题,被迫二度搬迁。随即,他们将药店搬到了中山西路121号,与范宅为邻。

    2009年5月,由于轨道交通建设的需要,寿全斋被纳入拆迁范围之列。 

    “城市规划,我们无条件服从,没有任何怨言。”寿全斋的母公司、宁波药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波说,得知药房要拆迁后,公司立即发动全体员工,在海曙区急寻新的营业场所——门面开间12米以上,实际营业面积300平方米左右,租金在承受范围之内。

    针对找新家仅局限于海曙区,杨波的解释有两点:其一,寿全斋的根在海曙,300多年来从没离开过这里;其二,海曙区文化局为寿全斋向中国文化部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坚决不能离开海曙区。

    漫漫寻家之路 无比艰辛

    至此,宁波药材股份有限公司全体员工,半年前多了一项“额外”工作任务——无论何时何地,务必帮寿全斋在海曙区寻找新店面。而作为该公司的上级部门宁波市贸易局,也在尽全力帮寿全斋寻找新家。

    原本以为,给寿全斋找新家是水到渠成的事,谁知半年下来,这条寻家之路,似乎看不到尽头。

    杨波说,在贸易局牵线下,他们得知月湖附近有个300多平方米的店面后,曾一度兴奋不已。但实地察看后却发现,那店面是一个筒子楼,每层100多平方,共三层,这显然不符合开药店的要求。除此之外,杨波还找过解放南路的一处店铺,营业面积是符合,但结构布局不合理,一排格子铺,同样不符合药店要求。

    原久久天桥十字路口的一家店铺,其各方面条件都十分符合寿全斋新家要求,惟一缺陷是那里同样处于轨道交通施工范围,店门至少要拦三年。“面积、布局、地段都非常合适,头疼的是门口一拦,生意肯定受影响,三年时间承受不起。”无奈之下,杨波只能放弃。

    “实在无能为力了,该发动的都发动了,海曙区政府、宁波贸易局领导也帮了不少忙,但还是找不到新店面。”眼看着拆迁期限日益临近,杨波对此颇为着急。

    药店自己发电 不知新店在何处

    如今的寿全斋,因为拆迁,药店的外围架起了一排脚手架,铺设一层硕大的尼龙网;药店旁,拆迁工人正挥舞着大锤,一锤一锤地砸墙;脚手架前,一扇暗暗的通道口通向店面,似乎在告诉顾客,寿全斋还在经营。

    走进寿全斋,除了扑鼻而来的药味,还有发电机的轰鸣声。“现在店内的用电,都靠自己买的发电机自主供电。”一店员抱怨说,药店除了自己供电外,前几天连日下雨,药材库还因此进了水,不少药材都报废掉了,“只能祈求少下雨了。”

    最让店员感到为难的是,很多老顾客买药前,先在门口张望,看看里面有没有营业员;买完药后问一句,“寿全斋将搬迁到哪里?”这让店员只能沉默以对,因为连他们都不知道,寿全斋的新家在何处?

    宁波市贸易局消费处何处长说,贸易局正在全力帮助寿全斋寻找合适的营业场所,并争取相关优惠政策,帮其渡过难关。

    如果您有理想的经营店铺,地点是在海曙区,面积在300平方米以上,租期10年(价格面议),不妨拨打本报热线66111111联系我们,共同为宁波的老字号寿全斋找一个新家。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现代金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录或转载
   第A1版:头版
   第A2版:第一阅读
   第A3版:广告
   第A4版:金评天下
   第A5版:特别报道
   第A6版:特别报道
   第A7版:宁波城事
   第A8版:宁波现场
   第A9版:都市/维权
   第A10版:网事
   第A11版:健康资讯
   第A12版:浙江新闻
   第A13版:财富新闻
   第A14版:广告
   第A15版:市场观察
   第A16版:广告
   第A17版:国际新闻
   第A18版:国内新闻
   第A19版:国内新闻
   第A20版:福彩在线
   第A21版:分类广告
   第A22版:情感/连载
   第B1版:金培训
   第B2版:培训·服务
   第B3版:培训·服务
   第B4版:前程无忧
   第B5版:前程无忧
   第B6版:前程无忧
   第B7版:前程无忧
   第B8版:前程无忧
   第B9版:前程无忧
   第B10版:前程无忧
   第B11版:前程无忧
   第B12版:前程无忧
   第B13版:前程无忧
   第B14版:分类广告
   第B15版:金美容
   第B16版:美容·服务
百年老店寿全斋:何处是我新家
天冷了天然气何时开通?
近四成大学生忙“偷菜”